首頁 > 滾動新聞

投訴贛州現代泌尿??漆t院收費太坑,進去了花錢如流水 !

  我因手術后心里特別緊張,自感有性功能障礙。于2013年3月22日,我和父親前往看病,接待我們的是個院長,姓邱(可是在贛州來回奔波期間發現這個院長又變成姓傅,反正他就是燒成灰我也認得)。

  過了一會兒,檢查結果出來了,他作出陽痿早泄、前列腺炎、包皮過長以及性功能障礙等診斷,我當時根本不知道陽痿早泄以及性功能障礙是什么,覺得醫生應該有分寸吧。他給我們大概講解了一下病情的狀況,并說得動手術,否則會發炎。我以為是治療需要,就沒想那么多,答應動手術。隨后,他說:“病情不是很嚴重,只要配合醫生一定能治好。治療需要一個禮拜時間,費用大概要六七千。”

  沒想到第一天就花費了四千多,光手術費就二千六百多,還有其它亂七八糟的治療費。那里都是物理治療,機器設備一開一兩個小時就幾千塊太離譜了。之后每天都是三千多,到最后總共花費一萬九千多塊(父親身上帶的三千,父母先后兩次寄來一萬,自己僅存的六千多),治療期過后卻說只治好了一半。走的時候還拿了幾盒藥,這也要幾百塊。我家有江西省農村合作醫療保險證,但黑心的醫院只給報銷了1080元,說什么性功能障礙不能報銷,即使這個不能報銷,也不可能報銷這么點錢。

  我出院之后就沒再回去復查了,5月中旬,我下體就開始陣陣疼痛,并一直持續下去,感覺不對勁,去深圳的一家人民醫院檢查一看前列腺炎還是比較嚴重,尿液檢測還有紅細胞2+(隱血)。并且包皮手術切割過短,本來我這包皮不長的,加上手術時很緊張,差不多割了之前一半的包皮。院方也不說明情況是割包皮,忽悠患者,為了賺點手術費不擇手段。

  6月22日我以書信的形式在市人民政府網投訴,在壓力所逼之下院方叫我去面談,可是到了以后他們巧言令色的把責任全部推得一干二凈,沒有一點血性,還大言不慚地說不怕我去找任何一個政府部門,哪怕是走法律途徑。

  如果沒查出問題,得給他們一個說法。2013年7月18日,我和父親一起來到市衛生局醫政科調解,院方的態度很強硬蠻橫,父親又是典型的大男人主義者,在外面很懦弱很怕麻煩,而我又一時沒了主見,稀里糊涂就簽了協議書,只拿回了醫療費一萬二千。

  8月10日,我又在醫院查出左睪丸上方精索靜脈曲張,這次問題更加嚴峻了,醫生說要動手術,否則可能會導致不育。尿液檢測還有紅細胞(隱血)。

  天啊,我家就我一個男孩,又還沒結婚,難道要斷子絕孫不成?而且睡覺輾轉難眠,很不舒服,走路也痛,上班時坐在凳子上就像了扎了刺一樣疼痛。我遭受身體上的摧毀、精神上的傷害、錢財上的花費、痛苦上的折磨、工作和生活上的嚴重影響。

  1、醫方在該患者的診治過程中,由于技術水平有限,作出陽痿早泄、前列腺炎、包皮過長、心因性性功能障礙等診斷疾病均依據不足,手術指證把握不當,相關治療方案欠科學規范,醫患溝通不夠,整個診治過程醫方存在醫療過失。

  2、該患者雖經醫方不當的過度治療,但客觀上未造成患者明顯的人身損害及功能障礙,精索靜脈曲張與醫方行為無直接關聯。故此爭議不構成醫療事故。

  醫方總是想好托辭和尋找一些空子來鉆,而毫無反思,敢問他們良心何在?2014年5月19日,我再次前往市衛生局要求得到補償,市局答應組織雙方進行調解。

  他們跟醫院打了一下招呼,然后叫我自己下午去醫院協調,在那里等了姓傅的兩個多小時,后來3點半才出現,我說把醫療費全部退還給我,他們都說可以商量,并說必須在政府單位簽協議書才能拿錢。本來已經買好去深圳3點50的火車票,因為明早8點還要上班。沒辦法我就把火車票的時間推遲到晚上9點,明早5點才能到深圳。

  我就到衛生局問情況,,市局又叫我到市醫療糾紛調解中心簽協議,結果院方的人一到那里態度就明顯發生變化,總是用一種憤怒的眼神斜著看我,我說:“你們愿意出多少?”。姓傅的說:“我們出什么錢啊,我們以前已經簽了協議書,出了錢。”

  聽了這話,我當場就提起行李走了。姓傅的作為院長,代表著醫院的形象,說話如此不講信用,忽悠我。不愿出錢就早說,害得我承受著明早上班遲到的風險,來回奔波幾個政府單位。

  1、我目前一些癥狀雖根據醫學與院方行為無直接關聯,不會必然導致,但并不代表不存在間接關系。我堅信這些癥狀一定是院方造成的,進醫院之前從未哪里不舒服,一從他們醫院出來就這疼那痛的,啥毛病都來了,我想這絕不是巧合。

責任編輯:仙桃新聞網

上一篇:曝光:廣州華粵博物館服務有限公司套路

下一篇:廣州粵波醫院太坑人了。黑心啊!

Powerd by 仙桃新聞網 版權所有

工信部備案號:

迁安市| 山西太原| 澳门澳门| 毕节| 马鞍山| 乐山| 南充| 浙江杭州| 吴忠| 玉树| 荆门| 克孜勒苏| 新泰| 泸州| 贺州| 安吉| 海拉尔| 聊城| 延边| 郴州| 台中| 仁寿| 辽宁沈阳| 通化| 阿克苏| 固原| 桂林| 来宾| 莱芜| 铜川| 阿勒泰| 漯河| 黔南| 通化| 海西| 潍坊| 固原| 临汾| 眉山| 宁波| 鄂尔多斯| 石嘴山| 宿州| 达州| 吕梁| 湘潭| 陕西西安| 安徽合肥| 邹平| 德州| 绍兴| 乳山| 上饶| 漯河| 日土| 长葛| 吉安| 延安| 泰安| 黑河| 海西| 新沂| 大连| 红河| 大庆| 石狮| 顺德| 宿迁| 湘西| 宿迁| 宣城| 汕头| 阿勒泰| 沧州| 柳州| 怀化| 海拉尔| 宜宾| 屯昌| 丽水| 永康| 芜湖| 梧州| 娄底| 潮州| 海西| 石河子| 南京| 玉林| 邯郸| 铁岭| 芜湖| 大庆| 云浮| 淄博| 嘉峪关| 中山| 和县| 博罗| 海西| 吕梁| 娄底| 徐州| 宣城| 正定| 遂宁| 恩施| 榆林| 邵阳| 苍南| 海西| 开封| 兴安盟| 白沙| 灌南| 大庆| 济宁| 陕西西安| 株洲| 泰兴| 垦利| 桐城| 黑龙江哈尔滨| 宜昌| 宁波| 平顶山| 东台| 绵阳| 日照| 嘉峪关| 吴忠| 河北石家庄| 平顶山| 仙桃| 偃师| 阿拉尔| 淮安| 邳州| 玉树| 仙桃| 如皋| 乌兰察布| 资阳| 韶关| 威海| 象山| 孝感| 阿里| 临汾| 台山| 连云港| 江西南昌| 温州| 临猗| 临猗| 威海| 辽源| 溧阳| 辽阳| 攀枝花| 博尔塔拉| 潜江| 哈密| 唐山| 阿拉尔| 中卫| 乐清| 内江| 赤峰| 乌海| 馆陶| 平潭| 蓬莱| 迪庆| 溧阳| 呼伦贝尔| 许昌| 广州| 宜昌| 江西南昌| 宁波| 基隆| 赣州| 五家渠| 宜都| 邳州| 阿拉尔| 绥化| 廊坊| 仁怀| 喀什| 驻马店| 荣成| 张掖| 荣成| 神木| 阿勒泰| 林芝| 湛江| 聊城| 咸宁| 承德| 宁德| 镇江| 义乌| 任丘| 安顺| 琼海| 南平| 晋中| 和县| 广饶| 台湾台湾| 霍邱| 南阳| 济南| 安徽合肥| 兴安盟| 廊坊| 台湾台湾| 永康| 贺州| 怒江| 许昌| 禹州| 晋江| 亳州| 芜湖| 昭通| 泰安| 聊城| 灌云| 凉山| 衡阳| 漳州| 来宾| 昌吉| 灌云| 荆州| 安康| 襄阳| 黄山| 湖北武汉| 晋江| 青州| 大庆| 桐乡| 东海| 荆州| 吉安| 赣州| 库尔勒| 广饶| 资阳| 朝阳| 惠东| 庄河| 朔州| 衡水| 江西南昌| 迪庆| 和田| 雄安新区| 海西| 益阳| 德清| 永新| 临海| 黔南| 克孜勒苏| 沭阳| 六安| 如皋| 阿克苏| 新疆乌鲁木齐| 牡丹江| 乌海| 海丰| 曲靖| 湖北武汉| 保定| 梧州| 铁岭| 塔城| 灌南| 鄂尔多斯| 广安| 陇南| 天门| 深圳| 扬中| 滨州| 高雄| 曲靖| 焦作| 江苏苏州| 绵阳| 邵阳| 蓬莱| 燕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