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私房菜

曝光 從雇人砸場到融資造假通付盾怎么了!

 有江湖的地方,就會有紛爭,而紛爭的起源,往往都是因為利益。在經濟時代,利益是決定一切紛爭的關鍵,在今天的科技圈,這個理論更是如此——比如,有人為了利益,就選擇在同行開發布會的時候,以200元/人的價格雇傭一群人去砸對方場子。之后,通過公關行為渲染自己的高地和“良知”的同時,不忘粉飾自己的“正義”與“道德”。


雇人砸場:200元丟失的商業品行


5月19日,同盾科技公司在北京召開發布會的時候,一群自稱某公益組織的人到達發布會現場“抗議”,這群人除了手拉各種橫幅之外,還現場散發各種內容為同盾科技抄襲通付盾設備指紋技術的傳單。之后,這些不明人士被警方帶離,在經查證后發現這些所謂的公益組織成員中,多人均系以約200元/人的價格受雇于他人授意而來故意砸場。


有法律途徑和其他解決措施的情況下選用暴力,這種行為是有多低劣。


這些不明人士發布的傳單內容來看,通付盾公司和這起砸場事件有著不可脫離的關系——在這份單方面散發的傳單內容中附有一份合同,該合同映射的內容是原阿里高管創建的同盾科技抄襲了通付盾的設備指紋技術。但該合同中明確規定項目中設備指紋研發成果、知識產權歸屬于甲方阿里,所以抄襲之說完全是無中生有,惡意抹黑。


更讓人不能理解的是,通付盾竟然會雇傭兼職砸場對方發布會,無論在哪個領域都已是典型的流氓和暴力行為,都應受到行業譴責。


因為使用200元的價格雇傭人砸場,不僅讓該公司形象與品行墜入最低點,而且這種暴力行為也將給整個科技行業開啟了不良之風——以后大家都不用正常的法律途徑交流,都互相雇人砸場吧!這種風氣如果蔓延到整個領域,那將成為行業的悲哀。如果真的是法律糾紛事件,為何不選擇常規的法律途徑而要用這種暴力+流氓方式?


砸場背后的通付盾:融資是炒作?


從砸場發布會散發的傳單上獲悉通付盾公司之名頭后,用搜索引擎不難發現這家公司在業內并不“安靜”,其中最顯著的新聞點是今年5月的時候,該公司宣布完成B輪10.5億融資,并且估值達百億。雖然通付盾的業務模式是To B方式,普通用戶并不是非常熟悉,但這個融資和估值的數額放眼當前創投界,也已經是聳人聽聞的天文數字。


之后,通付盾官方微信公眾賬號推送了一篇名為《通付盾已融資十億?小編怎么不知道?我們一起來扒一扒》的文章,從內容來看,該文章否認了融資10.5億的消息。出現這個讓人意外的節點事件,通常情況下只有兩種結果:一是通付盾故意炒作融資數額;二是眾多行業和媒體人故意制造與傳播謠言,但從這些媒體人幾近一致的轉發內容和言論來看,前者的可能性更大(沒有那么多媒體人會沒事做專門從事謠言創作)。


雇人砸場的設備指紋:技術差異


回歸到話題開頭,通付盾雇人砸場的緣由是源于與同盾科技的技術糾紛,根據其單方面的說辭是同盾科技抄襲了其推出的“設備指紋”技術,所以就出現了文章開頭的暴力流氓行為。筆者本人對技術并不專業,但根據互聯網的訊息解釋來看,通付盾聲稱的這種技術屬于技術概念,其原理是利用設備的多種特性進行設備識別和區分的方法,從理論上來說不屬于任何人的私產,而且這種技術方法概念早已在國外被提出。


另外,目前市場上使用設備指紋技術的廠商也不僅僅只有同盾和通付盾兩家廠商。


在應用方式上,不同領域的公司研發和應用方法也存在不同,常規的設備指紋最主要的應用領域是在廣告營銷,同盾科技則將設備指紋應用于精準的互聯網欺詐者的行為軌跡分析、并從蛛絲馬跡中識別風險、預警風險,準確追蹤定位風險產生的用戶主體以及關聯的所有用戶,這種技術是同盾科技應用于風險決策中重要的底層技術之一。


在應用方式、領域等諸多方面均存在差異的情況下來看,設備指紋技術的抄襲之說根本就不成立。


暴力是打臉自己:企業需要自凈


在古龍的小說中,江湖人物解決紛爭的方式往往是比拼武藝高低,通過正當的決斗方式劃分輸贏。無論天下第一還是三流選手,這些武林技藝者都是選用正當手段而非下三濫手法,因為用后者方式即便贏了比賽,但并不會光彩。


對于科技圈來說,這種精神和理念更為亟需。


在這個過程中,每個企業都需要有自凈精神,即便是常規的商業紛爭,最好、最有效的解決途徑也有法律方式,但采用200元一人的雇人方式去砸對方場子的暴力方式,除了給這樣的企業帶來品行低劣的印象之外,并不會為這樣的企業帶來任何益處。更何況,通付盾本身在證據、行為、方式等方面的選擇都無法占據充足的理性和客觀。


這一場鬧劇下來,恐怕更多的人知道了通付盾雇人砸場的消息,而不是通付盾在專業領域方面的表現。


這種自己打臉自己的行為,何必呢?

責任編輯:仙桃新聞網

上一篇: 百金貸遭到妙優車拋棄.(轉載)

下一篇: 預警多融財富和錢莊網有可能要跑路了!

Powerd by 仙桃新聞網 版權所有

工信部備案號:

萍乡| 东方| 盘锦| 四平| 鄢陵| 伊春| 株洲| 沧州| 岳阳| 株洲| 雄安新区| 白沙| 淮安| 铜川| 三亚| 巴中| 瑞安| 柳州| 东海| 台北| 玉树| 威海| 衡水| 广元| 济南| 清徐| 九江| 昌都| 安顺| 温岭| 石狮| 日喀则| 日喀则| 淮北| 沭阳| 酒泉| 江西南昌| 改则| 南京| 阿拉尔| 燕郊| 吉安| 晋城| 三门峡| 佳木斯| 东莞| 丽水| 池州| 日照| 池州| 清远| 巴中| 永州| 广汉| 章丘| 茂名| 丹阳| 安康| 聊城| 鹰潭| 唐山| 恩施| 山西太原| 长治| 巴彦淖尔市| 清徐| 云南昆明| 阿克苏| 邯郸| 廊坊| 中山| 鹤壁| 万宁| 霍邱| 襄阳| 潍坊| 运城| 江西南昌| 鄂尔多斯| 锦州| 黔东南| 伊犁| 枣阳| 松原| 六盘水| 金昌| 淮南| 湖北武汉| 内江| 珠海| 昌吉| 吐鲁番| 滨州| 公主岭| 丹东| 蓬莱| 广州| 海丰| 桐乡| 白城| 定安| 清远| 嘉峪关| 漯河| 天门| 云南昆明| 吕梁| 泗洪| 丹东| 三河| 西双版纳| 东方| 日喀则| 天长| 烟台| 铜川| 自贡| 诸城| 肥城| 三河| 巴彦淖尔市| 佛山| 永州| 海丰| 白山| 岳阳| 禹州| 舟山| 庆阳| 万宁| 济源| 阳春| 德清| 黔西南| 邹平| 高密| 伊犁| 莱州| 青州| 焦作| 渭南| 建湖| 晋城| 杞县| 亳州| 湖北武汉| 南京| 无锡| 庆阳| 三沙| 昭通| 安徽合肥| 曹县| 延安| 东台| 西双版纳| 株洲| 渭南| 泸州| 阳春| 迁安市| 昌吉| 山南| 平潭| 沛县| 海拉尔| 灌云| 福建福州| 安顺| 澳门澳门| 雄安新区| 邯郸| 广元| 昭通| 禹州| 黑河| 榆林| 定安| 白山| 湛江| 青海西宁| 广安| 嘉峪关| 屯昌| 肇庆| 岳阳| 如皋| 遵义| 朝阳| 温州| 宜春| 黑河| 垦利| 宁德| 渭南| 黄石| 大同| 定州| 唐山| 盘锦| 高密| 安阳| 阳泉| 伊犁| 玉溪| 白城| 宁波| 香港香港| 四川成都| 赣州| 宁夏银川| 广元| 伊犁| 宝鸡| 湖北武汉| 灌云| 阿拉善盟| 肇庆| 黔西南| 景德镇| 武威| 宜宾| 台州| 大庆| 宿迁| 宝鸡| 仁寿| 楚雄| 台北| 榆林| 宜昌| 仙桃| 醴陵| 牡丹江| 博尔塔拉| 榆林| 诸城| 垦利| 石狮| 柳州| 东营| 温岭| 神木| 玉环| 汝州| 天门| 澳门澳门| 莱芜| 宜宾| 临沧| 厦门| 汝州| 黔南| 云南昆明| 保山| 安徽合肥| 汉中| 黔东南| 新余| 巴彦淖尔市| 铜陵| 湘潭| 仙桃| 大连| 忻州| 鄂尔多斯| 日土| 景德镇| 张家界| 金华| 昭通| 鞍山| 定州| 许昌| 丹东| 荆门| 芜湖| 珠海| 揭阳| 曲靖| 开封| 铁岭| 安阳| 山南| 改则| 榆林| 临沧| 平顶山| 贵港| 云南昆明| 呼伦贝尔| 灌云| 海拉尔| 湖北武汉| 正定| 鄢陵| 潜江| 江苏苏州| 漳州| 云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