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娛樂新聞

圍網拆除讓摯愛變味?探訪:陽澄湖大閘蟹不會再見

 

■ 今年陽澄湖還剩1.6萬畝圍網養殖湖面 本版攝影 特派記者 陳夢澤

西北風起,大閘蟹市場持續升溫。青背、白肚、金爪、黃毛,陽澄湖大閘蟹也到了大批量上市的時候。上海人偏愛陽澄湖大閘蟹,然而近年來陽澄湖圍網養殖面積不斷縮減,隨著太湖和陽澄西湖的圍網陸續全部拆除,各界高度關注陽澄湖僅剩的圍網是否會在今年蟹季后全部拆除。離開了陽澄湖的大閘蟹還能叫“陽澄湖大閘蟹”嗎?記者驅車前往陽澄湖大閘蟹的主要核心產區——蘇州市相城區一探究竟。

湖好了

生計才會有保障

陽澄湖水域面積113平方公里,沿湖蘇州市所轄的昆山巴城、相城區、蘇州工業園區、常熟沙家浜是陽澄湖大閘蟹的核心產區,僅剩的1.6萬畝圍網養殖湖面,相城區便占8000畝。湖中兩列南北向的沙埂將湖域分為東、中、西三湖,其中靠西湖的沙埂因形似美人腿而得名美人腿半島,主干道澄林路沿著中湖岸線縱貫整個半島。

相城區清水村坐落在美人腿半島相對狹長的“腳踝”位置,村里600多戶蟹農“承包”了區內超過四分之三的圍網養殖面積,51歲的朱崇智就是其中一戶。

朱崇智在陽澄湖養了20多年的大閘蟹,這20多年里,他家的圍網養殖面積從最初的30畝縮減到如今的10畝,在他的記憶里,10多年前陽澄湖圍網養殖曾達到前所未有的規模,整個湖面視線所及之處全是密密麻麻的養殖設施。

據統計,2001年陽澄湖水域圍網養殖面積一度高達14.2萬畝,相當于八成水域都被用于圍網養蟹。蟹農投喂的大量飼料殘餌對水質造成了極大影響,湖底淤泥沉積,湖面藍藻泛濫,湖水混濁不清還透著腥味。圍網拆除工作隨即啟動,力度不小。2002年,陽澄湖圍網養殖面積降至8.1萬畝,到2016年縮減至3.2萬畝,這個數字在2017年再度被改寫為如今的1.6萬畝。

而這1.6萬畝經過重新選址、統一規劃,被安置在湖域最適合養殖區域。“你看我這塊地方,幾乎是陽澄湖最中心的位置了,水深兩米左右,光照也好。”駕著小船開往自家養殖基地,朱崇智不時指著木樁上停留的白鷺和空中飛過的鳥群,在他看來,這些“客人”的到來,是陽澄湖水域環境改善最好的佐證。

“每年12月收網之后,我們都會在圍網區域種水草,凈化水質,同時為來年養蟹做準備。四五月份的時候,這里的水清得可以看到水底的水草。”朱崇智隨手拉上一籠螃蟹,今年湖蟹早熟,長假剛過,母蟹的品質已經非常不錯了,加上個頭普遍比去年大,這意味著今年應該會有個好收成,手里抓著兩只塊頭大的,朱崇智心里的樂呵直接掛在了臉上。

如果剩余的1.6萬畝真的全部拆了呢?“明年就沒了,不大可能。但如果一定要拆,也是沒辦法的事。”朱崇智似乎對于這個假設并沒有做太多的計劃,但說到這個話題時,他的眼神中明顯多了幾分傷感,“到時候再說吧。環保是個綜合的話題,圍網養殖只是其中一方面。”

其實這么多年,蟹農們心里愈發明白,只有陽澄湖好了,他們的生計才會有保障。

租池塘

科學養殖早布局

清水村有個小名人,叫顧敏,2009年大學畢業后回村創業,他把電商帶進這個小村莊。從淘寶試水到天貓旗艦,從小打小鬧到大規模預售,幾年工夫,顧敏闖出一條陽澄湖大閘蟹線上銷售的路子。2013年,他成立了蘇州陽澄湖清水村蟹韻蟹業專業合作社,朱崇智便是第一批加入合作社的蟹農之一。

目前,合作社已集結了村里60多戶蟹農,圍網養殖面積達600多畝,每畝產量200斤左右。蟹農負責養,顧敏負責賣。湖面圍網拆除直接影響合作社貨源的產量,但對于過了今年蟹季湖區剩余的1.6萬畝圍網將全部拆除的傳言,顧敏認為不可能。“2017年繼續圍網養殖的這批蟹農都是簽了合同的,期限是5年,起碼在合同到期之前,不會出現這種情況,說明年吃不到陽澄湖大閘蟹,不大可能。”話雖這么說,但對此顧敏也有自己的打算。

在陽澄湖拆除湖面圍網的同時,一個個標準化養殖池塘逐步被開辟出來。這些池塘毗鄰陽澄湖,沿湖而建,引的是陽澄湖水,在塘內養蟹,養殖廢水無害化處理后重新排入湖中。這些池塘的養殖面積已達10萬畝,遠超湖面圍網養殖面積。

2017年清水村標準化改造池塘招標,顧敏拿下了一個30畝的池塘,2018年他再次拿下一個40畝的池塘,用他的話說是為了“保險起見”,畢竟環保是大勢所趨。

為了養好塘蟹,顧敏做了不少功課。“幾年前我就已經開始做陽澄湖水質的監測分析,并嘗試在自己的池塘里模擬湖區的水質環境和生態鏈培養。”在顧敏的池塘里,安裝了各種養殖設備和傳感器,可以隨時監控塘內PH值、溫度、溶解氧、氨氮等水環境數據。

同時,顧敏還在池塘里做起了套養試驗。根據螃蟹的生長周期,他會在池塘里套養草蝦、花白鰱等水產品,既能凈化水質,又能增收,一舉兩得。“從這兩年的養殖情況看,塘蟹的品質、口感和湖蟹幾乎沒什么區別,因為水環境穩定,塘蟹的個頭反而更有保證。不過因為目前塘蟹不能稱為陽澄湖大閘蟹,所以在價格上會比湖蟹低20%左右。”

問去留

“上岸”不會丟品質

有人說,上海人有陽澄湖情結,對陽澄湖大閘蟹的喜愛已經到了癡迷的地步,在合適的時候吃上一對正宗的陽澄湖大閘蟹,是一種享受,更是一種腔調。對此,蘇州市陽澄湖大閘蟹行業協會新聞辦主任姚水生直言,上海是陽澄湖大閘蟹不可或缺的大市場,上海市民對大閘蟹的喜愛,直接帶動了陽澄湖大閘蟹的銷量。

“上海人愛吃,也會吃。每年都是等到陽澄湖大閘蟹最肥美的時候,利用周末等假期結伴出行,在陽澄湖鎮、巴城都可以看到他們的身影。”姚水生說。

市面上魚龍混雜的“陽澄湖大閘蟹”一度讓消費者對陽澄湖大閘蟹心存疑慮,開始觀望。“今年政府加大了市場分類銷售的監督力度,只有湖區圍網養殖的大閘蟹才能叫做陽澄湖大閘蟹,按所核準的面積相應數量佩戴陽澄湖大閘蟹原產地防偽標識。”據了解,今年的防偽標識是一個紅色方形的蟹扣,正面是統一的地理標志(見小圖),反面是各個產區品牌信息,二維碼可查詢并唯一驗證,不可偽造。

1.6萬畝圍網養殖的陽澄湖大閘蟹今年產量1400噸左右,而這僅是陽澄湖地區大閘蟹產量的一小部分。按照這一標準,其他湖區空曠水域和標準化池塘養殖的大量的大閘蟹都沒資格自稱“陽澄湖大閘蟹”,只能叫做××品牌大閘蟹,并標明實際產區。“目前想吃正宗的陽澄湖大閘蟹,認準地理標志是最靠譜的方法。”姚水生說。

對于陽澄湖圍網養殖區域的去留問題,來自相城區農業農村局的消息稱,目前并沒有收到拆網的指令,區里的圍網養殖面積穩定在8000畝,后續綠色環保是發展主旨,規格更大、體型更平均、畝均效益更高的新品種正在研發中。

“只要陽澄湖在,大閘蟹就一定會有,陽澄湖大閘蟹的金字招牌就不會丟。”在姚水生看來,陽澄湖大閘蟹之所以受消費者青睞,主要是因為天然的生態條件造就的高品質,而能長期受食客推崇,是源于一直以來對品質、口感的追求。

“有人說今年開捕晚,錯過了中秋,影響銷量,但陽澄湖大閘蟹追求的是品質,不到時間,蟹的品質達不到標準,就不能上市。”即便真的“上岸”了,現有改造的標準化池塘里用的是原水、原苗、原技術、原班人馬養殖,品質基本達到了陽澄湖大閘蟹的標準,“可能當地養了幾十年螃蟹的蟹農能分辨出細微的差別,對于食客來說,外觀和口感幾乎是一樣的。”

秋風起,蟹腳癢。連日降溫,陽澄湖大閘蟹將大規模上市,越來越多的人開始向沿湖區域匯集,距離陽澄湖僅一小時左右車程的上海市民更是近水樓臺。數據顯示,國慶黃金周,相城區陽澄湖生態休閑旅游度假區接待游客20.6萬人次,同比增長7.3%。

特派記者 毛麗君

責任編輯:仙桃新聞網

上一篇:全國人大外事委就美通過“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發表聲明

下一篇:讓你吃太飽的大米,原來這么不容易!

Powerd by 仙桃新聞網 版權所有

工信部備案號:

铜川| 乌海| 陵水| 东海| 三沙| 楚雄| 江西南昌| 唐山| 韶关| 乐清| 湛江| 辽宁沈阳| 泰安| 梧州| 陕西西安| 云南昆明| 日喀则| 汕头| 贵州贵阳| 延安| 大理| 安康| 青州| 兴安盟| 绥化| 曲靖| 晋城| 潮州| 东台| 包头| 宜春| 枣庄| 张家界| 孝感| 塔城| 玉环| 惠州| 松原| 防城港| 镇江| 玉环| 任丘| 宝鸡| 乌兰察布| 温岭| 莱芜| 临沂| 赵县| 新沂| 锦州| 长治| 临海| 新余| 崇左| 喀什| 桂林| 南安| 诸城| 上饶| 义乌| 深圳| 琼海| 汉川| 馆陶| 台南| 宁波| 德州| 黄冈| 黑河| 贺州| 莆田| 十堰| 广安| 高雄| 五指山| 日喀则| 池州| 邢台| 黄南| 吉林长春| 庄河| 韶关| 偃师| 内江| 安岳| 琼中| 商洛| 商丘| 荆门| 桐城| 吉安| 江门| 德阳| 基隆| 德清| 新沂| 三沙| 长葛| 黄石| 天门| 新乡| 揭阳| 长兴| 酒泉| 大庆| 昌吉| 长葛| 枣阳| 玉溪| 阳江| 阿勒泰| 泰安| 菏泽| 福建福州| 大连| 亳州| 那曲| 海南海口| 河北石家庄| 沧州| 济宁| 琼中| 营口| 长垣| 永新| 丽江| 湖南长沙| 固原| 曲靖| 达州| 濮阳| 永康| 天长| 陇南| 湛江| 北海| 瑞安| 朔州| 公主岭| 阿拉善盟| 玉溪| 济南| 天门| 醴陵| 乐清| 黔西南| 邹平| 灌南| 普洱| 泰安| 余姚| 双鸭山| 邹平| 和县| 延安| 朝阳| 垦利| 博尔塔拉| 靖江| 山东青岛| 陇南| 乌海| 河南郑州| 钦州| 宁夏银川| 简阳| 阿坝| 广元| 梅州| 台北| 汕头| 伊犁| 新余| 吐鲁番| 绍兴| 云浮| 苍南| 澄迈| 宁波| 松原| 定安| 德宏| 雄安新区| 姜堰| 湖南长沙| 黑龙江哈尔滨| 永康| 滨州| 四川成都| 燕郊| 深圳| 正定| 惠东| 余姚| 广汉| 益阳| 海北| 佳木斯| 天长| 抚顺| 昌都| 焦作| 泉州| 恩施| 台湾台湾| 阿里| 湘西| 忻州| 恩施| 永州| 宁夏银川| 莆田| 鹤壁| 如东| 仁寿| 眉山| 黄石| 陵水| 汕头| 仁寿| 上饶| 益阳| 深圳| 内江| 建湖| 海安| 吉安| 新泰| 巢湖| 巢湖| 锡林郭勒| 本溪| 抚州| 本溪| 永康| 巢湖| 芜湖| 吴忠| 铜仁| 博尔塔拉| 铜陵| 澳门澳门| 甘南| 连云港| 曲靖| 海西| 阜阳| 吕梁| 宣城| 马鞍山| 图木舒克| 阿拉尔| 枣阳| 黄山| 大庆| 桐乡| 四川成都| 西双版纳| 鄂州| 广元| 乌兰察布| 青州| 雅安| 贵港| 鄂尔多斯| 漳州| 湖北武汉| 大兴安岭| 山南| 嘉善| 葫芦岛| 齐齐哈尔| 迪庆| 宣城| 象山| 海南| 临沧| 湘西| 余姚| 大庆| 白山| 滁州| 乐清| 云浮| 沧州| 乌兰察布| 潮州| 博尔塔拉| 常州| 改则| 项城| 枣庄| 库尔勒| 仙桃| 聊城| 云浮| 慈溪| 江门| 宝鸡| 甘肃兰州|